我的口技超群的学姐 俯身在我双腿间吸得我娇喘连连

2017年07月02日 来源:宅男吧 www.zhainanba.com 点击:

 

大学我所学专业是金融和经济。第一天上学就让我大失所望,班上没有美女,50几人才13个女生,而且都土气十足。那时我年轻气盛,家庭优越的背景和我自身还算优秀的条件,多少使我有些优越感。上学还不到一星期,全班同学好像都知道了我是靠出钱上的大学,那种感受真是极大的打击了我的自尊心,因而我拿出了许多的精力投入到功课上。我和学姐的在校园里的真实性故事经历,青春的冲动下,我和学姐越过了界线,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,我之所以说出来,只是为了怀念我的爱。

既然我们班没有美女我自然会常常在校园里观察,发现女生中其实有很多漂亮女孩,只是不知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,中午到餐厅吃饭也老爱往漂亮女生边上站,结果混个脸熟,也没实质结果。第一年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,更多心事用在功课上,倒很快就过去,好在那时虽然有青春冲动症,但随叫随到的张琼的性满足,使我顺利渡过了第一学年。

新学年开始,女生们似乎变漂亮,包括自己班原来那些觉得不怎么样的女生也别有丰韵。我还是按常规正常学习、上课,每天或迟或早的回家。直到一天在图书馆见到李婉,生活的节奏开始发生变化。

我平时不怎么去图书馆,偶尔借点书马上就走,没课就回家或跟同学到运动场打打排球或踢踢足球,将自己累得半死然后回家。那天我去图书馆想借一套诺德毫斯和萨缪尔森的《经济学》,以扩大自己学习的知识面,下完课直接奔向图书馆,在等着图书馆老师找书的时间,我回头向安静的阅读大厅看去,隐约间感觉有一双眼睛看着我。

我顺着感觉望去,是一个我在校园饭堂见过的英语系的一个女孩,虽然我们没有任何交往,但大家都彼此知道是哪个系。见我望向她,她脸一红,赶忙低下头。她白白的皮肤,长得很文静,虽然挑不出毛病,但也说不上特别漂亮,对我这个当时已深得女人精髓的人来说,她没让我的眼光多停留。

过了几天,我与几个同学在运动场踢足球玩,我因为脚崴了,坐在场边休息,看同学踢,同时在场外瞎嚷嚷,这时我觉得有人坐在离我不远处,我望去,正是图书馆见个的那个女生,她见我看见她,干脆走到我身边。她穿着运动服,显然是刚跑完步,她笑着坐到我身边:“怎么不上场?”,我笑笑指指脚:“脚崴了。”,她关切地问:“要紧吗?”

我摇摇头:“没事,休息会儿就好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,“李婉。英语三年级2班。”,我告诉她我的姓名和班级,她笑着说:“我知道”。见我诧异地看着她,她笑着问:“老来接你的那个美女是谁呀?”,我脸一红:“你说我张姨吧?你怎么知道?” ,“她的车每次正好停在我们宿舍楼下,窗户正好看见,她一来,我们同宿舍的同学都趴在窗上看,叫着说美女又来接小男生了,嘻嘻。”

说着她自己乐起来,我略不高兴地说:“我可不是小男生。”她看看我高大的身体,脸微微一红,说:“低级班学生我们都叫小男生的,你年龄本来也不大嘛。”,我扯开话题:“听你口音是北京人,怎么也住宿舍?”,“我嘛”她恢复平静,“我父母长期在国外,跟爷爷奶奶住挺没劲,住宿舍还可以热闹热闹。”交谈中我才知道她父亲是中国驻某大国的大使,当时很有名的,不多介绍。她跟我情况差不多,也是很少见到自己的父母。她问我的情况,我轻描淡写的介绍了父母,她恍然大悟:“难怪我感觉你总不一样,原来你是大公子啊。”

我不愿多说,而且对她兴趣也不大,正好场上同学叫我,我礼貌地向她点点头,跑上场去,她一直看我们踢完球,我与同学们一起追追打打,也早忘了她。以后,中午在饭厅见过李婉几次,每次相互点点头,没有更多的接触,毕竟她高我一年级又不学一个专业,见面机会少些。学校进行文艺汇演,每个系出几个节目参加演出。吃完晚饭,我与几个同学说说笑笑进入学校礼堂。我们来得早,礼堂才到了四成学生,我刚准备坐下,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顺声望去,是李婉,她旁边还有一个女生,她向我招招手,我迟疑一下,向同学打完招呼,走到她椅边坐下。


 

李婉高兴的向她身边的女生与我互相作了介绍,是她同宿舍的同学,叫杨扬,介绍完李婉说:“就坐这儿看吧,难得你参加学校活动。”我坐正,笑着说:“凡学校活动,我可是一点也不拉。”她问我参加演出没有,我摇摇头:“我要唱歌跳舞,不把你们吓倒也得让你们难受死。”李婉和杨扬都哈哈笑了,杨扬笑着说:“没那么惨吧。”

闲聊说笑着,同学陆陆续续到来,很快就坐满了真个礼堂。演出之中,大家都被台上的演出和表演逗得大笑,李婉高兴时偶尔头倒向我肩的方向,她的长发会飘扬起来抚弄我的脸,我从来没那样近接触她,她的头发有一种淡淡的幽香,侧身望去,她那丰满高耸的乳房随身体的动荡而晃动,看得我心如鹿撞,心里有了一种亲昵的感觉。

李婉意识到我看她,略不好意思的稍稍坐稳些,笑声也控制了许多。近看我注意到,其实她是一个挺清秀的女孩,有与张琼不一样的青春朝气和淡雅的气质,感受着身边女孩身体的刺激,我浑身一阵躁热。当节目重新开始时,我借着昏暗和同学们全神贯注地观看,偷偷抓住她手,她手哆嗦一下,身体好像变硬,但她没有抽出自己的手,她反而把身体向我这边靠靠,把手放到我俩身体之间的椅上,我得到许可,放心许多,虽然眼睛还盯在前面但心思早不在台上。我慢慢抚摸着她的手,她的手渐渐柔软了许多,偶尔还会回摸我的手,我从未想过会这样刺激,手心全是激动的虚汗,渐渐她的掌心也湿呖呖的。

后来我听杨扬说她早看见我们的举动,只是装作没看见罢了,但当时我好像也管不了许多,沉侵在自己的欢娱之中。每个节目结束,我们会松开手跟着鼓掌,但下一个节目开始,我们会默契的在暗中找到彼此的手。那种消魂的感觉真是刻骨铭心,我甚至觉得比跟张琼做爱还兴奋。当报幕员宣布说演出到此结束时,我们还沉侵在抚摸的刺激和兴奋之中,我们坐在椅上没动,等着别的同学向外走,看走得差不多,我无不遗憾的看着她,她的脸绯红充满了神彩奕奕的光泽。我们向外走,我说:“我得回家了。”她看看我没说话。

走出礼堂,杨扬知趣地说:“你们慢慢聊吧,我还得去看看我的老乡。”说着她向我们招招手,离开。我们漫不经心地向她宿舍走去,路过路旁的小树林,那是有名的情人林,我突然对她说:“你要休息吗?要不我们再去坐会儿?”她看看我及周围,点点头。树林里到处是幽会的我的校友们,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僻静处,我脱掉外衣,铺在草坪,做个手势让她坐下,她坐下我紧靠近她坐下。我拿起她手,她身体微微发颤,月光下,水汪汪的眼睛分外迷人,经过张琼的调教,我也算个中老手。

我轻轻搂住她腰,她软软地靠在我怀里,看着她充满迷茫的脸和羞涩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,贴到她嘴上,我们顿时亲吻在一起。事后她告诉我,虽然过去谈过两个男朋友,不用说接吻,连手都很少碰。从她接吻的笨拙和身体的反应,看得出她说的是真的。从那以后,我们都好像沉醉在恋爱的欣喜之中,尤其是李婉,时刻脸上都荡漾着幸福的神采,她好像变得越来越漂亮迷人。开始我们还是偷偷摸摸约会,渐渐两人也不太顾忌。每次中午,她会事先买好饭菜在饭厅等我下课一起用餐,我要早下课也会买好饭菜等她,那是我和她最难忘的一段快乐的时光。


 


标签: 风骚学姐
分享到:
宅男吧网推荐 Recommended Reading
  • 1
  • 2